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免费百家乐

文章来源:AG8U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6 20:24:18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免费百家乐第八章 柳丝轻轻划破水皮(6)本詹姆斯﹒希尔顿的小说《消失的地平线》读了起来。  在这本小说里,詹姆斯用瑰丽的文字描绘了一个充满诗意和梦幻、飘荡着田野牧歌的理想国度——香格里拉。正在我看得如醉如痴的时候,丁尔晟打来电话。他问我在干嘛,我告诉他在看詹姆斯的小说。  他立刻问我,是不是那本《消失的地平线》。我说是,并且针对这本小说的内容,我们聊了起来。我对他说,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,人们发现藏经中的香巴拉王国,以及詹姆斯所描写的香格里拉,其实就在迪庆。  他告诉我,实际上,早在一九三O年,也就是詹姆斯的小说出版的前三年,一位叫刘曼卿的女探险家就已经勇敢的在迪庆留下了神奇的足迹。  她肩负民国政府调查藏区及疏导汉藏关系的使命,于一九二九年七月十五日从南京启程前往西藏,并于一九三O年到达迪庆境内,对迪庆及州府中甸就有过恍似仙境般的描述。  丁尔晟说,在记录刘曼卿探险旅游的一书《康藏轺征》中,这位才女在《中甸》一节里大概是这样描绘中甸的:自丽江西行,路皆险,岩峻坂,如登天梯。老桧交柯,终岁云雾,行者不见马首,几疑此去必至一混沌世界矣。讵三日后,忽见广阔无垠,风清日朗,连天芳草,满缀黄花,牛羊成群,帷幕四撑,再行则城市俨然,炊烟如缕,恍如武陵渔父,误入桃源仙境。此何地欤?耐滇康交界之中甸县城也。  丁尔晟告诉我,如果我读这本小说够细心的话,那么,我可以从小说中一一查找到刘曼卿所描绘到的事物,比如:环绕的群山,山坡上巍峨的建筑、赭色的外墙,赤金镀成的屋顶,等等,这里就是神奇土地——香格里拉。每寸土地都是一幅画;每条河都是一支歌;每只鸟都是一篇散文。  我听得如醉如痴。想不到丁尔晟的记忆力及表达能力竟这么好!我对他说,我也想起曾在什么地方看过的一首诗,就是描写云南香格里拉的:银山玉峡乳河香,花甸瑶池锦绣妆。殊胜桃源于古醉,仙乡秘境永流芳。  丁尔晟笑着说:“小朔,快十点了。咱俩别在这里空陶醉了,休息吧,明天再给你电话。啊?做个好梦!”  我对他说:“也祝你做个好梦!晚安。”  我把书放在床头柜上,随手关掉台灯,脑子里想像着书中描绘的香格里拉,渐入梦香。  这和阿俊来到香格里拉,这里是一片绝尘净域,美得让你一听倾心,一见钟情。大自然赐予了偌多的白玉,堆塑成一座座灵秀雪山,或如骑士顶天立地,或如丽人千古皎洁;  偌多的翡翠,雕琢成一屏屏滴绿的森林,一道道鬼斧神工流光溢彩的幽峡谷;  偌多的锦绣,铺展成一匹匹柔情的草甸,一片片喷香勾魂的花野花路花海洋;  偌多的珍珠汇集成一汪汪晶莹透亮的湖泊,一眼眼春意融融的彩泉;  偌多的乳浆,装点成千姿百态滴银泻金的溪流、瀑布、大江……  我兴奋得大声喊道:“这里好美呀!阿俊,你喜欢吗?你喜欢吗,丁尔晟?”  我开心得在这处人间仙境里,快乐地笑着,喊着,跳着……  我被自己的喊声、笑声惊醒,原来是一个梦。在梦里,我去了云南的香格里拉。可是很奇怪,我到底是跟阿俊在一起,还是跟丁尔晟在一起?我怎么会一会儿喊阿俊的名字,一会儿又喊丁尔晟的名字?  我把项链摘下来,握在手心里,幸福地笑了。  三  大年初一这一天,文姐打来电话,邀请我去她家过春节。我告诉她,我获得一张去三亚的自助游,所以打算去那里。丁尔晟也打来电话,在得知我要去三亚以后,祝福我在那里玩得开心。  我小的时候,是姥姥每天早上去我家照看我,帮我洗漱,吃饭,然后送我去幼儿园。我上小学时,姥姥去世了,我也渐渐可以自立了。妈妈不是给学生补课,就是找学生谈心,常常会很晚很晚才能回来。  我觉得,她对每一个学生都比对我亲。有时,她还把她的学生带到家里来,供吃供住的。  一个来自远方农村、叫商健的学生,学习非常刻苦。他家里很穷,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。为了供商健上学,他们省吃俭用,连鸡蛋也舍不得吃一个。所有能用来换钱的东西,他们都舍不得动。  即使这样,商健的学费仍然困难。他父母辛辛苦苦、好不容易攒下一千元钱,准备留作商健下学期的学费。  可是,商健的一场重感冒不仅把这点钱都花了进去,而且连下月的食宿费都成了问题。第一个月,我妈号召学生给商健捐款。后来她考虑到这样做可能会对商健的心理造成伤害,所以,她就不募捐了,掏自己腰包解决。  商健拿了我妈给的两个月的食宿费后,给我妈留下一封信便走了。他在信中说,他不能接受老师这样的帮助。他心里难过,念不下去了。为这事,我妈带着我去了商健的家。  没去之前,我根本感受不到什么叫穷。那次给我的触到真的是太大了。在那个村里,商健家差不多算是最富裕的了。  他家盖的是专房,院里有井,还有一匹马,一头牛。在我妈的要求下,商健他爸带我去了他们村最穷的一户人家。  你根本猜不到、也无法想像那家有多穷,令我非常震惊了。他家的土炕连炕席都没有,而且,最让人不忍目睹的是,居然在炕沿挖了一排土坑当盛饭的碗来用。  炕上蹲着一个满脸鼻涕的小孩儿,蓬头垢面,分不清男孩儿女孩儿。只穿了一件大衬衫,两条腿露在外面,用怯怯的眼神看着我。  从那个地方回来后,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情不能平静下来。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那个土炕、炕沿上的那一排土坑、以及在炕上蹲着的那个满身满脸都是脏兮兮的小孩儿。  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挑过吃的东西、穿的东西。而且特别听话。小的时候,是怕自己不听话会被送到那个穷村子。  长大一点后,总会在心里默默感谢上帝没把我降生在那个穷地方,觉得自己很幸运。  商健的父母说,他们就是想让商健将来能够离开那个村子,能考上大学,过上好日子。我妈当时就对他们说,商健以后就是她的孩子了。他们能负责多少就负责多少,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也没关系。  并且,我妈向他们保证,她一定要把商健培养成为一名大学生。商健父母流着眼泪,握着我妈的手,感动得说不出一句话。  商健在我们家住了两年多,我妈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来对待。每当到了换季时,就带我俩一起去街里买衣服。  有好吃的,总是先可商健,我妈说商健没我身体好,而且他学习任务重,比我需要营养。  有一次,我妈把商健给骂哭了。因为商健学习学到很晚了还不睡觉,我妈心疼他,担心他第二天受不了。结果,商健哭,我妈也哭,我也莫名其妙跟着哭。  商健不负众望,他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升入重点高中。最后,他考上了北京大学。并且在美国念完博士后回到北京,现在北京某科研部门担任要职。  还有一个叫宫玉玉的女学生,父母离婚后,谁都不想要她。她爸爸在南方做生意,跟他同居的那个女人不许他带女儿。而她的妈妈,带女儿生活了一年后再婚。男方各方面条件非常好,但就是不允许她妈妈带孩子。  这样,宫玉玉就没有人管了。她爸只好把她安排在她大伯家。她大妈是那种特没素质的女人,靠在街头摆地滩过活。她把宫玉玉当丫环一样指使,还常常不给她饭吃。

  在外面坐台时,我穿的当然是成年女子的服装,可我不喜欢那种打扮。我还是喜欢穿十几岁女孩子穿的衣服,这种衣服在老吴面前我又觉得不太合适。  我觉得呆在家里看电视比较舒服。我看的节目多半是动画片,很少喜欢看那些大人看的东西,除非是浪漫的言情片。那个时候,对于爱情我充满了渴望,之所以这么强烈,或许是因为我这种人不可能拥有爱情的缘故。  见我不去逛街,老吴就自己去。他给我买过好多好看的小姑娘穿的衣服和鞋子。老吴从来没带我一起出去玩过,他说,人家猜不出我们的关系。我们在一起,既不像父女,也不像爷孙,他觉得自己挺丢人的。他唯一一次带我出去玩,就是去鼓浪屿。  那时,我们已经在一起住了一年。他并没像当初协议上写的(我们有协议)一年给我十万元钱,而是总共给了我十五万。他说,他不能再跟我在一起,他良心上承受不了。  其实,我们俩经过一年的朝夕相处,不仅他对我有了很深的感情,我对他也是十分依恋。我想,我已经沦为娼妓了,与其跟别的男人,还不如跟老吴在一起,他心疼我,给我的钱又多。我可能再也找不到像他对我这么好的男人了。  我告诉老吴,我不想离开他。可老吴说,他打算回东北去,不能带着我,他的孙子都好几岁了。他还说,他觉得自己挺累的,在外面漂泊多年,累了、腻了。也可能是岁数大了的原因,他只想回家过清静日子。  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们只能做好分开的准备。跟我分开之前,老吴决定带我出去好好玩一次,他说,也算给我一个小小的补偿,因为小女孩都爱玩的嘛。 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,我们便来到了鼓浪屿。 在所有的景区中,我最喜欢菽庄花园。那里利用天然地形,借山藏海,巧为布局。全园分为藏海园和补山园两部分,各造五景。在补山园五景之一的听潮楼,我还跟老吴照了张合影。  老吴陪我在鼓浪屿岛上尽情地玩了一整天,回去后的第二天,我们就分开了,各自回了自己的家。有好长一段时间,我提不起精神来,整天神思恍惚,脑子里总是浮现出跟老吴一同生活的情景。  也许是出于对老吴的好感,爱屋及乌的缘故吧,我对东北人很有好感。所以,在跟老吴分开的几个月之后,我便一个人去了东北,在那里一呆就是五年。  我先是在一家歌舞餐厅当坐台小姐,后来又去过酒吧、洗头房、宾馆等场所。同南方人相比,东北男人大都豪爽重义气,但脾气却非常暴躁。他们生气的时候,我连头都不敢抬。  有一次在一家歌舞厅里,老板叫我和另外几个姐妹陪客人喝酒。这几个人当中,有一个人跟我很熟,我陪过他好多次,大家都叫他二来。  这当中有一个叫和子的人,我们几个女孩一进来他就把我搂过去,满嘴酒气地对别人说他就要我了,并开始对我动手动脚。我早已经习惯被人当众侮辱。像我们这种人当初在打算走这条路时,就已经自己把自己开除人籍了。  和子一边把手伸进我衣服里胡乱摸着,一边用侮辱性的语言挑逗我。他问我他大哥最近怎么样,我没听明白,以为他在问哪个跟我、跟他都熟悉的人。  我答不上来。他大笑着说:“我在问你爸!我跟你爸是兄弟,你连这都不知道?”  我生气地看着他。他怎么侮辱我都可以,但我决不允许他侮辱我父亲。见我不高兴,和子也生起气来。他狠狠掐我乳房一把,冷嘲热讽地说道:“你当你自己是谁呀?还他妈的跟老子耍起小姐脾气来了,你配吗?怎么?一个靠卖X生活的小丫头还有自尊心?”  记得有一次下楼时,我非要程家儒背着我不可。他本来担心会压着我肚子里的孩子,让我自己走。可我就是赖在那不肯自己走。没办法,程家儒只好背我下楼,恰巧被刚好来我们家的婆婆给看见了。他妈妈生气地数落程家儒快当爸爸了,还没个正形。  其实我知道,老太太是因为心疼儿子才不高兴的。程家儒也明白他妈的意思,但他却故意嘻皮笑脸地告诉他妈,他只是想看看我跟孩子加起来有多重,他能否背得了。王朔免费百家乐

免费百家乐

免费百家乐  每天,我习惯地把衣柜、床底等能藏得下人的地方统统检查一遍。因为,我幻想阿俊在跟我捉迷藏,明明回来了,却还要躲起来。  今早,当我突然醒来时,我忽然想到厨房那个大壁橱,阿俊会不会躲在那里?我兴奋地跑过去查看了一番,结果又是一阵失望。我闷闷地来到客厅,找出影集翻看起来。这本影集里的相片,几乎全是我们小时候照的。  其中,我和阿俊在雪地里玩的一张相片使我陷入回忆之中。记得那天下着大雪,漫天飞舞的雪花在空中飘荡。我和阿俊站在雪地里,堆雪人、打雪仗。  我大声对阿俊说:“阿俊,我打着你了!你也打我啊?”  阿俊叫我先别动,他跑到我身边,蹲下来把我鞋子上面的积雪用手打扫干净,又帮我把手套戴好。我们这才重新玩起来。  阿俊对我说:“小朔,你是不是冷了?我们回家吧?”  “不,我不冷。”我不高兴地说,“我不回家,你再陪我玩一会嘛。”  “好好好!再玩一会儿我们就回家。否则,时间长了,妈会生气的,你也会感冒的。听话,啊?”  “好的,就玩一小会儿。”  忽然听见妈大声喊我们。原来,妈正站在阳台上,举着相机给我们拍照。因此才有这张雪地里的相片。  上大学以后,家住大兴安岭的同学冯与同对我说,天都的雪远没有她家那里下得大。她说,大兴安岭最大的兴安湖滑雪场,积雪厚度可达到35厘米以上。在她的盛情邀请下,我、阿俊,还有另外几个同学放寒假以后跟她去了位于我国北疆的大兴安岭。  大兴安岭以其独有的浩瀚的林海雪原,神秘的北极光和悠远隽永的鄂伦春族风情而闻名于世,这个地区的森林覆盖率达78.4%,是一个天然的“绿色氧吧”。  记得阿俊曾开玩笑说,大学毕业后,他要去那里开一个氧吧。我忽然想到,或许阿俊说的并不是玩笑话,他会不会真的在那里开了一个“绿色氧吧”?  一切皆有可能。我立刻动身赶往车站,坐去了开往大兴安岭的列车。到那以后,刚走进一家宾馆,我就迫不及待地询问宾馆的服务员,这里有没有绿色氧吧。服务员告诉我没有,因为这里本身就是一个天然氧吧。  当我来到兴安湖滑雪场时,发现这里一个游人也没有,只有一些滑雪场的工人在忙碌。我猛然意识到,现在离下雪的季节还早着呢。即使阿俊来这里,也不会在这个季节来呀?我怎么糊涂了?  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,不知不觉来到一栋楼房前。我左看右看,觉得这里很熟悉。我忽然想起来了,这里是冯与同的家。  我记得她家住在这栋楼的一单元二楼西侧。按照这个印象,我来到冯与同家门口,给我开门的是一个陌生人。她说,几年前这里的确住着一个姓冯的人家,但现在这个房子他们家住着,冯家在几年前就搬走了。具体搬到哪儿了,她不太清楚。  我心有不甘地再次来到滑雪场。我在这里站了很久,直到腰酸背痛腿疼得动不了。我艰难地、一步一跛地从滑雪场出来,刚好遇见了住在冯与同家房子里的那个女人。她慌忙走过来扶我,并热心地把我送回宾馆。  我们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。她说她叫曲一娜,丈夫建军是滑雪场的负责人。滑雪场正在扩建,准备在雪季到来之前,建成另外一个更大的滑雪道。建军胃不好,她怕他吃不惯单位的大锅饭,每天特意来给他送饭。  我羡慕地说,你这么心疼老公,夫妻感情一定非常好。曲一娜有些尴尬地笑了笑,她说,他们还没结婚。我以为是在恋爱阶段,可曲一娜又说,他们的小孩儿都已经六岁了。王朔

  所以,我告诉她,这本小说在我这里不能出。并且劝告她,小小年纪别写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。要写一些具有积极意义、乐观向上的东西。  听了我的话,她哭了。她说,她写的故事是真实的,而且就发生在她本人身上。接着,她给我讲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。免费百家乐




(AG8U导航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免费百家乐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免费百家乐: